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美需感悟
发布时间: 2015-01-21 作者:Admin   来源:  

莱辛曾说:“凡是为造型艺术所能追求的东西,如果和美不相容,就须让路给美;如果和美相容,也至少须服从美。”可见他把美视为了造型艺术的最高法律。
  可到底怎样才算“美”呢?
  蒋勋说:“美,其实就是回来做自己,能够不为整个社会的流行所干扰,知道自己要什么,该怎么选择。”不同的人对这句话有不同的感知。许多人认为,美就是做个性的自己,你可以扬扬洒洒,但绝不要随波逐流。也有人认为,善于发现、感悟并赞叹身边的那些“细小”,就是他们眼中的美。而笔者却认为,美,并不仅仅是实物,它更像是当人们看到“美好”时内心的感受与触动。我无比赞同罗丹说的:“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
  谈及美,我想起了自己深深喜爱的一位当代女作家----白落梅。白落梅简单自持,其文字清淡,心似兰草,是一个凌霜傲雪,拣尽梅枝的女子。她凭一支素笔,写尽山水风情,百态人生。我想,能写出这样文字的女子,必定是极美极美的。她的《恍若梦中一相逢》曾让我置身于茂林修竹中,耳旁是清音,满目苍翠欲滴的绿色,心灵如水一般的平静,没有丝毫的涟漪。她的文字带我走近水墨徽州、带我寻梦质朴而纯粹的边城,带我于烟雨朦胧的太湖散怀,带我领略丽江的风情、追寻乌镇年华。不禁感叹:白落梅笔下的地方,好美!我也随着她去了千年风霜寒山寺、禅韵悠然灵隐寺、江天佛影金山寺、清远隔尘大明寺、金陵别境栖霞寺,是她让我明白“禅林深院的钟声是世间最洁净、最美丽的语言。”我不信佛,却因此相信因果轮回。
  尽管如此,白落梅始终是白落梅,而我,始终扮演着一个痴醉读者的角色,就算再怎么有共鸣,现实也会提醒自己要活得清醒。对啊!世间万物是美是丑都需要亲身感受才能深刻地体味。
  孟德斯鸠说美必须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这全然说的是形象与内心。而眼见的实在的景物呢?又该如何定义它的美丑呢?其实很简单,心之所向,便是美景。
  每天穿梭在校园内,从春天走到夏天,经过秋天到达冬天,一花一草,一石一木,往往是那么的不起眼,我却固执的以为它们会明了我的喜怒哀乐。
  我喜欢迎着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在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今天将是我余下生命中最年轻的一天;我喜欢雨天坐在靠窗的位置听淅淅沥沥的雨声,遥想着当年韩愈是以怎样的心境写下:“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我喜欢在木棉花开的烂漫的时候默默感伤着花叶何时才能相见;我更喜欢家乡的秋天,听着歌词里唱到:“落叶堆积了好几层,而我踩过青春……”我喜欢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皆因它们都是那么的美,至少在我心里是这样。
  爱迪生也感叹过,他说:最能直接打动心灵的还是美。美立刻在想象里渗透一种内在的欣喜和满足。
  是的,美好的事物总能让人欣喜与满足,美不缺乏,尔等用心感悟,世间处处是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