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发布时间: 2015-04-30 作者:Admin   来源:  

一个星期总有那么一两天,世界好像失去了方向,跌跌撞撞走在路上,总会不自觉的呓语,绕更多的路。

午睡睡醒,烈日当空,周围的一切事物仿佛都在膨胀,意识昏昏沉沉的。

行走于校园小道上,人潮涌动,当一波又一波的人从你身旁檫肩而过时,总会有一种幻想,身后会有人轻拍一下,回头一看,正好一个调皮的脸蛋向你打招呼,然后一起并肩同行。

初上实验课,实验指导老师黄是一个动作麻利的人,绑着一素黑流苏似的马尾,说的一口流利而自信的普通话,轻盈迅速在实验室来回穿梭。

实验课分组,不知是天意弄人还是自己活该,以后的每次实验课都得孤军奋战,一个人完成实验。

实验室的午后,是一个心思缜密的小孩,讲台上,老师对着ppt讲了又讲,讲台下,刺眼阳光下,周围的各小组有的因为意见不合而互相指指点点,有的得意的将自己的成果炫耀一番,一个人坐着,仿佛能听到自己呼来呼去的呼吸声。

实验操作时,心不在焉的我脑袋一片空白,努力去回忆知识要点,几次尝试无果,胆怯地举起手,请求老师讲解一遍,黄老师浅浅的笑了,如斯重负的我听着黄老师讲解,又重新恢复平静。

几遍下来,仍不能成功完成实验,求助周围的同学未果,又一次举起手,远远望去,黄老师依然面挂微笑,得知我的实验瓶颈后,又细心向我说明实验要点和注意事项,怀着些许歉意又开始实验。

有了黄老师的指导,似乎更有信心去完成实验,便自信操作起来,几次结果下来,似乎又有些不太对劲,眼看就快要下课了,抓耳挠腮的我开始急了,再一次把希望寄到黄的身上,黄老师得知情况后,看着脸长的通红的我,用温和的语调告诉我实验器材有问题,并鼓励我可以更其他同学一起完成实验。

接下来的实验,尽管有多大难题,我都会想起那微笑,偶尔回过头来,向同学们投以微笑。

实验结束后,走在路上,心里面升起袅袅炊烟般的暖意。

小学中学碰过不同类型的老师,他们或许年轻有活力,或许资深长篇大论,或许总会把成绩挂在脸上,一直觉得为人师者不是那种被生活柴米油盐压垮的人,也不是那种机械传授知识结构的人,应该是散发人格魅力的,温暖的,这就是我们心目中的好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