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恍若一场春
发布时间: 2015-04-30 作者:Admin   来源:  
掀开被,刺骨的寒从脚掌心直透心头,意外地置身在晚冬的冷。                           
  窗与铁相碰发出嘶嘶的摩擦声,探出头去看见裂纹满布的枝桠,寒冬毁了它的容。暂且慢一慢,就刚刚,枝桠动了动,悄无声息。你冻僵龟裂的手一点点的回暖,不知不觉。一缕清风,一滴雪水,一抹初绿,唤醒生机的魂。
  走在水泥地上,隐隐的有些声息,你踮起脚尖,粉红的脚指甲微微咬住了软软的泥土,一目一手,望的心却是雀跃,却什么也没看见半分,这倒勾起你的小小兴致,忍不住好奇趴在地上听,静静的,有脚步声,愈来愈近,萦绕在你的耳边。
你不知赤脚走了多久多远,惊叹冰山一角的融化,感慨一棵柳树的抽芽,走到了弯弯的路,坑坑洼洼的小脚印都积了半窝子水,里头映着一个倩影,你屏息弯着腰探究,随水波荡漾,瞧得不太真切,没有长发,没有回眸,你心痒痒的想叫叫人家。
  忽的,一席风带走了她,你还没来得及开口,留下的还是坑坑洼洼的一串串小脚印,深深浅浅,一脚印里头的灰色种子悄悄地探出了头,你往它招了招手,想着赶明儿有了日头就该冒芽了,你急忙追去了,刚走,它就冒出四瓣叶子了,叶瓣上溅了些许脏泥巴。
  一个踉跄,你摔倒了,甚是狼狈,抬头一望,这天蓝的过分,又想起那一串串的脚丫子积的那些水,昨夜,该是来了第一场春雨,润物细无声,悄悄的,沁入心脾。
  你拍拍身上的土,还是没能逃过那些痕迹,都是泥土夹杂着草的气息,闻着舒服又不太舒服,心有些颤畏,再往前走走吧,或许这水还没干彻透,仍留了她的些许足迹,还能寻觅得到。
  狼狈的你走走停停,看到绿色的大树,留着一张小小板凳,你不敢停歇,这一休憩,又不知是何光景了。虽然你不知道,如今那小脚印窝里头的四瓣草已成绿色托着娇花。
  你瞧着这瞧着那,没有发现绿这色调慢慢的侵占了你的眼眸,几乎无处不在,无处可逃。剩下的也就是这大团绿色的五彩斑斓,就像任由喜欢一个人所衍生的所有情绪,所有颜色只能在绿中暗涌。
  她带着她的色彩走了一遭,从一抔黄土,一个枝桠,一片瓦块,一角屋檐,一片森林到一座山岭,一条河流,至一整个世界。还有你的眼睛,你的心房,留下了一串串的小脚印,长了青苔,长了绿草和鲜花。
  你真累了,气喘吁吁,她真是狡猾的,不曾停留在某个地方,但处处都是一抹倩影,没有长发,也没有回眸。你需要休息,噢不,你觉得,你必须休息。你阖上双眼,再没有绿色的侵略,没有青苔,没有绿草,没有鲜花。
  掀开被,这初夏的艳阳竟透过厚重的窗帘,打在你睡眼蒙松的脸上。你怔怔地想,忽如一夜春风来,恍然一梦春已度。
只是梦一场,春天不在,春天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