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试谈“文德”
发布时间: 2014-06-26 作者:Admin   来源:  
吾之泱泱华夏,自古就重视文学写作。古代的大家基本都是出于诗词歌赋的创作,在我国的历史发展阶段中,曾出现唐诗宋词元曲明小说的各朝文学争鸣繁荣的现象。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文字则是作为我华夏文化最精妙的载体,文学写作则是作为汇聚我国各历史时期伟人的思想精华的一种重要方式。通过文章来沉淀思想,通过文章来记录当下,通过文章来昭示后人与未来。书写文章这一传统的记录方式也通过历史的演进来不断得以继承与发扬,经久不衰。
  讲到文章的重要性与它不可小觑的作用,这不禁是我们思考,什么样的文章才具有价值,如何书写文章才能使其散放光芒?通过对这样问题的思考与探究,我们可以总结归纳出一个观点——欲提笔行文,必映其人。
  文如其人。一个人有如何的思想、人品、立场、作风,同样也就会通过其写的文章来映射。行文先立人,如果是个顶天立地、大气方刚的人,那么他所书之字也必定方正不阿,所行之文也必定散发着天地之浩然正气。毛泽东曾说过对文章的要求,需确保准确、鲜明、生动之三性。我固然认同,反而我更加认为准确客观性更如文章的根本,如果一篇文章缺失最基本的客观真实性,反而寇以虚假、矫揉、造作的成分,那么此类文章便会沦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废文之流。客观准确性应为文章的基础,也应成为时人行文的必要前提。在此基础之上,便可再加斟酌,丰富文章的表达方式,进而深化文章思想的涵盖维度。行文立于其根本之上,确保文章的三大特性,便可使行文达到一挥而就,却又不失内涵思想的程度。
  我国历史上也发起过数次的文风革命,著名的有韩愈与柳宗元发起的“唐宋古文运动”,提倡“文章合为时而作”“文以载道”的口号,决心改变当时虚华、浮夸、空洞的行文风气,提升文章的思想性、时效性与价值性。在近代历史中,胡适、鲁迅等一批文学大家也发动了文学的“新文化运动”,提倡使用白话文,改变封建、保守、繁杂的古体文,让市井百姓也能轻易地阅读、使用文字,以达变文风、革旧习、开民智之效。
  光阴荏苒,历史的车轮流转到今日。对文章格式、内容的要求也赋予了新的时代内容。不同的历史时期下,文章的表达、沟通或许尚有差异,但对文风、文德的价值要求可是古今不渝的。文风、文德体现的不仅有文章的内涵与气度,还更加彰显行文者的素质品格,所以说文风、文德是千百年来,行文者对自身行文的价值评定标准的内化,同时,文风、文德又从行文者所书文章来具体体现。
  近年来,曝光的多项抄袭文章事件,而且大多出现在党政机关领导的会议报告和高等教育的学术论文之中。比如近日山西省交城县委书记在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动员大会上的讲话稿严重抄袭市委书记讲话稿,还有早段时期的复旦大学“抄袭门”事件。抄袭现象屡禁不止,大到机关、高校的会议报告和学术论文,小到一般的学科任务的抄袭与复制。这已不单单反映的是文章抄袭的问题,更为重要的是涉及到社会对文风、文德问题的重视程度与社会对文章创作的价值评判的问题。如果一个国家,在政府、高校等重要机构中,忽视对文风、文德价值构建的重要性与必要性,那么这个国家从学术研究中将出现更多的造假、抄袭等恶劣现象。倾巢之下,安有完卵。所以,这就警示世人与社会,应重新定位、构建自身对文风、文德问题的价值评判标准与体系。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重新对文风、文德的价值评判标准进行新的定位,这就需要从自我做起,从现在做起。构建起新的、正确的文风、文德价值评判体系,这关乎到整个社会的这个大环境,同时也关乎、影响着社会的发展与人文价值的提升。首先,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以及高校应积极牵头,严格学术审查标准,完善学术评定体系,积极引领文风、文德建设的主潮流,努力打造社会真实、清新、朴素、接地气的文德、文风新风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