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怀梦而来 携梦而归——我、我的祖辈及我们的时代
发布时间: 2014-10-24 作者:Admin   来源:  

这是一个忙碌的时代,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辆在告诉着我们时间的宝贵,这是一个开放的时代,港口里停靠的来自世界各地的船只和不停升降的集装箱在向我们展示着来自世界的风景。纵观历史,这无疑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我——美好的年华
    夜里,站在阳台上,看远处灯火通明,霓虹灯给这座城市增添了别样的风采。我时常望着远处怀想,那灯火通明的千家万户里,每个人都在干什么呢?他们又在想什么呢?他们是不是和我一样的想象着其他人的想法呢?就这么想着想着的,又到了看新闻的时间了。每一天新闻里似乎都要谈及“中国梦”,这个由习主席提出来的新理念。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个是国家的梦想,我想那也许就是“中国梦”最简明但却又最重要的内涵吧!说到梦想,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梦想,那么何为梦想呢?《辞海》中对梦想的解释是“1.梦中怀想。2.指理想。”我理解为人心中想要到达的一种状态亦或者想要获得的一种成就,这就是梦想。国家的梦想是宏大的,但再宏大的梦想都是由一个又一个人的梦想堆积起来的,就如同经济学中,无论宏观经济学或者是微观经济学,最终归更到底的核心就是每一个作为个体的人,所以当每个人都为自己的梦想去拼搏和努力的时候,那么离中国梦的实现也就不远了,国家是一个又一个的家庭组成的而一个又一个的家庭则是一个又一个人组织起来的。
    我是90年代出生的,用老人的话说是“赶上好时代了。”中国的经济在不断的腾飞,中国的国际地位也在不断的提高,生活水平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市场高度发达,货币发挥着它应有的功用,住的是高楼大厦,吃的虽不是山珍海味,但食品总类繁多,衣服也不是绫罗绸缎,但款式足以让你眼花缭乱,不再是曾经那个军绿和深蓝中山装的天下了。几乎该有的家里都有,冰箱,电视,电脑,空调,洗衣机••••••用一根网线,我可以知道全球的讯息,拿一台手机,我可以联系到任何一个我想联系的人,在我看来世界是丰富多彩的,我可以学我感兴趣的语言,乐器,知识等等,我能够买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产品,我也可以选择任何一个我感兴趣的工作,我可以背起行囊去任何一个我想去的地方。对我来说,生活在这个时代是无限美好的,我热爱这个时代,亦热爱这个时代的中国。时光的车轮依旧在滚滚前行,从不停歇,时代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巨变,所以大街上的人群才如此的熙熙攘攘,没有人想要被时代淘汰,他们都在为自己的梦想前行,我亦如此。我的梦想简单但也复杂,于世界来说它很渺小,于我来说它却很伟大,我期望我的家庭和和美美,我的知识能够于这个社会有用,这就是我的梦想。也许,在“中国梦”这样庞大的梦想里,我的梦想不过是那沧海一粟,可就是这样的一颗又一颗的粟,汇集起来,最后成为了一个庞大的粮仓。
                                   我的祖辈——老去的时光
    我是一个喜欢历史的人,太宗曾经有言“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是非。”也许,我读史即便能“知兴替”,也无法改变什么,但是历史却同一幅宏伟的画卷一般印在我的脑海里,诉说着那些老去的故事,那些故事也让我明白怀梦前行,永不停止是人生中一件不可放下的责任。外婆是50年代出生的,那是一个热情高涨的年代,新中国刚刚成立,曾经饱受迫害和压迫的农民终于得以翻身成为国家的主人,我喜欢听外婆讲过去的那些故事,因为它们让我看到了历史书上没有的一个普通百姓那个特殊年代里最真实的生活。外婆告诉我,外公是49年出生的,生于一个地主家庭,小时候过的是富裕的日子,可是那时候外婆家却被贫穷,被饥饿所困扰着,这是一个家庭的情况,确是那个时代中国的缩影。新中国成立了,地主阶级首先受到了冲击,这是那个年代的政治。外公家自然也受到了冲击,房屋,土地,粮食都被政府没收然后下发给了农民,不过房屋却保留了一部分给外公一家人作为住处,因为外公的母亲是地下党员,在解放那个地方的过程中有过不可磨灭的功绩,而她嫁给外公的父亲,也是为了躲避敌人的耳目,当然,这都是后话了,不过我觉得,曾祖母的一生是非常传奇的,这也是那个时代,进步的中国人共同的理想,国强民富。此后,外公也成为了农民,从地主家的少爷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我不知道当时外公心里到底如何想的,我想一定非常的愤恨吧,可是这就是那个时代的生活。新中国成立了,曾祖母不在需要做情报工作,她本就读的是女子师范学校,她回到学校成为了一名老师,她写的一手好字,而且会弹钢琴,可是外婆告诉我,新中国成立后,她就再也没有碰过那东西了,因为,钢琴这类物品被看做“资本主义”的玩物,是不能触碰的,我无法理解这样的事情,可这就那个时代的人真真切切的生活。外公是地主的后代,小学之后就不允许在上学了,因为学校是属于工人和农民的,可是外公是渴望知识的,好在他的母亲,我的曾祖母是教师,即便不能去学校上课,他也完成了初中和高中的学业,可是那个时代,别的地主的孩子也许就没有这样的命运了,他们只能带着小学的学识在别人厌恶的目光中艰难的度日。
    外公的故事太多太多了,一两句话是无法讲完的。而在那个饥饿贫穷的年代里,我的父母相继的出生。父亲生在城市里,爷爷是政府的官员,母亲生在农村,外公外婆都是农民。母亲小时候长得甚是乖巧,而且很有舞蹈天赋,在曾祖母的教导下,写得一手好文章,可是她却仅是初中毕业,因为饥饿,母亲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跳舞,也因为家里兄弟姐妹有四人,每个月靠着曾祖母几十块钱微薄的工资,没有办法供养如此多的孩子上学,作为家里的老大她不得不放弃。父亲虽出生于城市,可那个年代的城市和今天的却有着天壤之别。城市不像今天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每个角落都是灯火辉煌,那时有一间红砖青瓦的平房,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父亲家就有这样的一间平房,可是也仅100平方左右,一家六口人就挤在这100平的空间里。爷爷是供销社的社长,在那个排斥市场,计划盛行的时代,供销社是一个掌管几乎生活中的所有物品的重要机构,一包盐,一瓶油,一袋米,都要通过相应的“票据”和货币从供销社购买,“票据”远比金钱重要,因为它是固定好的,每个月由国家发放的购买证据,没有票据,就无法购买,这也是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国家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在市场盛行的今天,我已经很难体会到父母那个时代,一切的东西都要靠供给和分配的无奈,我想象着,如果自己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下,没有随处可买的食物,不能买自己喜欢的衣服,鞋子,没有电视,洗衣机,空调,由于国际关系的因素,不能知道来自世界的信息,由于政治的原因不能学习自己喜欢的知识和技能,乃至乐器等等,因为国家的需要,每个人都是社会主义的“螺丝钉”无法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由于严格的户籍制度,没有说走就走的旅行•••我已经无法往下想象,但这却是几代中国人的集体印记,贫穷,落后,国际地位低下也成为了那个时代中国的标签,新中国成立了,人民是站起来了,可他们却站得很低很低,复兴?成为了梦中的泡影,成为了一个真正遥不可及的梦,人们的梦想则只有一个,吃饱饭,看似简单可笑的一个梦想,却花了足足几十年的光阴,也许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梦想,推动了几代中国人不断的努力,不停的前进,推动了这个国家的滚滚前行,才有了后来举世瞩目的成就。
                                我们的时代——新生的时代
    岁月是从不会为谁停歇的,所以才有了那一句“天若有情天亦老。”78年的中国迎来了一个巨大的转折,人民大会堂里,一句“把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用浓浓的四川话说出来时,中国的复兴之路才算真真切切的开始了。也就是那之后,我的父母带着自己的梦想,走出了那个深居内陆的小城镇,走到了南海之边,开始他们人生的又一段征程。这也是那个时代一个小小的缩影,所有的有志青年都怀梦前行,这个国家给了他们条件,而他们的梦想也推动了这个国家的富裕和强大,乃至30多年后,中国终于站在了东方的顶峰之上。
    今天,我在站在高楼之上,看着这座城市灯火通明,霓虹闪烁,我体会到自豪和快乐。如今这个国家在世界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虽然与千年前相比,仍有差距,可我们却依然在努力,我也明白,每个人的梦想都是伟大的,只有每个人都为自己的梦想不断奋斗,中国才会前行,中华名族的梦想才会实现,而也只有国家强盛,民族团结,一心向前,每个人的生活才会幸福,在追梦的道路上才会充满动力。我想当神州大地上,当每一个人都感到快乐,幸福,满足的时候,就是“中国梦”实现的时候,就是中华名族复兴的时候,为了那一刻的到来,每一个中国人,每一个炎黄子孙在这之前都应该带着梦想,勇往直前,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实现“中国梦”不可或缺的一份子,这个时代,瞬息万变,唯有梦想,始终如一。